烏來伯與十三姨女製作人跳樓事件 

 鳥來伯製作人黃瓊雪之死 三封遺信露徵兆
【中時電子報 】

陳佳鑫、蔣永佑、曾冠捷、劉宜/台北報導《鳥來伯與十三姨》製作人黃瓊雪十二日墜樓身亡,檢警根據她七日寫給電視台高層卻未及寄出的信札調查,研判意外小產令她過於自責,且疑要求轉型未能如願。家屬也證實黃瓊雪今年沉迷祭拜關聖帝君常遭「附身」,疑因此萌生死意。

據檢警調查,本名黃惊雪的黃瓊雪(卅七歲),婚後與周姓丈夫育有一名三歲兒子。今年七月搬到內湖現址公寓居住後,黃瓊雪曾跟工作人員透露,想再生一子與兒子作伴,也邀約家人、同事至日本旅遊,與電視台高層積極計畫《都會台的第一檔》新戲,看來沒有輕生理由。

多年的合作伙伴賀一航面對媒體發言,指黃瓊雪驟逝前一段日子迷上拜陰神,她總是說學會後可渡化別人、幫助人,賀一航覺得她似乎有點走火入魔了。此語一出,一時眾人將黃女之死歸於「拜陰神這種靈異東西總是要還的。」黃的丈夫也向檢警敘述,過去黃女信仰密宗黃教,今年開始信奉關聖帝君,往往星期日上午獨自前往新店山區道壇修道,中午再返家,行蹤透露著神秘色彩。

檢警調閱黃瓊雪遺物,在她住處發現兩百餘份「中華嚴密宗佛教協會」DM,寫給電視台高層的信件封套上則寫著「告訴澎哥別玩火自焚,就說關聖帝君要我告訴他好嗎?」檢警就上述資料研判,不排除黃瓊雪拜陰神的可能,但確定黃女往生前信仰廣泛,同時可能是虔誠藏傳佛教信徒。

黃瓊雪死前真的一點預兆都沒有嗎?黃瓊雪的家屬告訴檢警,黃女是個熱心助人的女性,平常開朗樂觀,也沒有任何精神疾病的就醫紀錄,懷孕期間還為小孩投保醫療險、壽險。但在月初,黃女一次意外血崩,懷孕已經三個月胎兒因此失去心跳,醫院為她進行墮胎手術後,此後便有自言自語的傾向。

黃瓊雪在基隆當實習醫生的胞弟表示,黃女在墜樓身亡前一天曾向他透露,這次與不幸早夭的孩子沒有緣份,希望下次還可以投胎再做她小孩。據悉,當天黃女曾一度情緒沮喪,向丈夫說,「我只超渡我家的祖先,沒超渡你家的,所以你的祖先一直來纏我。」顯見當時精神已略出狀況。

檢警還指出,十一日晚間,黃瓊雪夫妻平常與三歲的兒子同睡一房,這晚黃女不知為何反對,要孩子由菲傭照顧,與丈夫發生一陣口角,黃女旋即親口向丈夫道歉,表示自己心神不寧,並未大吵大鬧,也非傳聞中為孩子管教問題起衝突。

十二日墜樓當天上午約九時,黃瓊雪打電話給人在基隆的弟弟,邀他至內湖家中聊天,語氣不安說「你若不來,我會出事情」。等到弟弟趕到時,黃瓊雪拿出一張便條,上面書寫著:「右手右手、大圓滿,腳痛腳痛痛痛、頭痛頭痛頭痛痛、腳痛腳痛腳痛痛、旁邊旁邊真正痛,大圓滿大圓滿真圓滿,只要來此就會死。」

黃瓊雪旋即以手模仿佛像做出各式手印,嘴邊頻頻唸著「大圓滿」等令人不解的字句,還要求弟弟學她比出手勢。當天十一時許,黃瓊雪叮囑小孩不要吵她,任其夫與從基隆趕來的胞弟在客廳,自己獨自待在書房內。直到下午一點五十分,家屬察覺有異,進入房間內發現靠床的窗戶已開啟,湊近窗戶往下看,見她已墜落路面的血泊中,送醫仍告不治。

檢警到黃瓊雪家中調查時,發現餐桌上留有一封署名給電視台高層的信,一封提早祝聖誕(新聞)節快樂的卡片,另一張信紙則附在卡片上,主要是論及與澎哥(澎恰恰)有切身之危的事情。

檢警指出,書房內只有書桌椅與一張單人床,單人床靠在窗邊,床離窗台約四十八公分,正常成人可輕易跨過窗台跳出。檢警小心謹慎,在窗櫺靠屋內那側採集到大量指紋,據此研判黃女是站在床上,從打開的窗戶攀爬出去後,背對馬路以後躺方式從六樓墜地死亡。

檢警指出,除了墜樓導致死亡的傷勢,黃瓊雪沒有其他傷痕。另依據案發當時在客廳的丈夫與她弟弟的敘述,黃女在書房期間都不聞聲響,研判黃女跳樓自盡的可能性極大。不過,是否為意外墜樓,檢警不排除這項可能,但機率較低。

黃瓊雪走得突然,留給親友一片錯愕與不解。不過,她的親密友人透露,黃瓊雪這兩年篤信宗教,經常上山修道,希望能獲得法力,替家人改運、為友人加持。好友賀一航擔心她陷入太深,還曾提醒她:「拜神壇所求來的東西,是還也還不完的。」不過,黃瓊雪還是深信不疑,此外,幾個月前她舉家搬入內湖新居,據說也是受到神壇師姊指點。

但搬家之後,黃瓊雪曾多次表示,新家「不乾淨」,有東西吵得她無法安穩,事發前天,她還請來師姊來陪睡。此外,意外發生當天下午,黃瓊雪先是在家裡走來走去,嘴裡喃喃自語,接著打電話把住在基隆的弟弟叫來自宅,命他和老公周育哲在客廳看佛經,然後把自己反鎖在書房裡。直到弟弟察覺異樣,拿出鑰匙把門打開,才發現黃瓊雪已經從六樓墜下,氣絕多時。

此外,黃瓊雪留有信函希望電視台高層能幫助合作夥伴澎恰恰度過「桃花糾紛」,信中並提及工程部副總經理莊文信詳知內情。對此,莊文信訝異地說:「怎麼會這樣?」接著表示,他曾經問過澎恰恰,但澎哥說沒有,他也相信澎哥說的話。莊文信說:「黃瓊雪的遺書若有寫到她的遺願,電視台會盡力幫她完成,但是其他的事情,我真的不清楚。」相關電視台高層亦說,沒看過信函。